晚安

L在和他连麦。
电话那头他用着给小孩儿买冰淇淋的语气:
相信吗?天黑了,夜空兜住躁动的海水,扑腾起来的水花落在黑暗里,就变成了星星。

骗小孩子的吧!
不信啊,要不你关上灯仔细感受一下?

黑暗中手机的光线扭曲在人的脸上照出怪异的女巫样子,倏地熄灭了只留下一闪一闪的绿色信号光。音量调到最低什么都不剩下。干脆的切断了精神与世界的联系。L很奇怪为何自己会如此听话以至于试图使用一个唯物的灵魂去感受一个乌托邦黑夜。这明明只是幼稚的哄小孩儿的晚安情话,自己却当了真去感受,就好像他能知道自己这边发生了什么一样。

但是太安静了。
没有躁动的海水,也没有星星。黑色的触手伸来,那是黏腻的,如试图交配的牡蛎伸出的细小...

2018-02-16

不见

[cp]#扁庄#
玻璃渣慎入。内含自设。

自从他们结伴游历这个世界以来,已经那么多年过去了,但当扁鹊忽然那么郑重的站在他面前时,他却觉得时光仿佛回到了魔窟洞口处,他们的奇妙的相遇。

曾经的少年年龄上已经变成了青年,容貌却没有多少改变。常年沾染药物的他向来脸色是病态的苍白,深蓝色的发间夹杂着一缕银灰,是年轻时试药留下的痕迹。颜色与发色相衬的围巾在他的颈上浅浅的围了一圈,留下长长的两截,随意的搭着,遮住了部分紧身衣上晕染的血迹。他的服饰是那样的古怪脏乱,但他的眸子,他浅绿色的眸子又是那样的透着执着灼热。正是这样灼热的眸子,在曾经两人的交谈对视中一次又一次的暗示着庄周:

他渴求你,他想要你,他...

2017-07-20
1 / 5

© 沈纵 | Powered by LOFTER